推广 热搜:

70周年国庆大典亲历记

   日期:2019-10-10 06:33:29     浏览:0    

钢铁洪流向前进

★张海峰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团团长

为了此次新中国成立70周年国庆阅兵庆典,全军各军种组建了一支庞大的联合军乐团,我荣幸地被上级领导任命为总指挥。

我所在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团创作室拥有几位年轻的作曲家,其中郭思达、娜拉、李婵、李旭昊均为“80后”“90后”。他们从去年11月起便开始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庆典创作新乐曲。

今年3月9日,在阅兵曲方案审定会上,我向上级机关推荐了他们创作的7首具有军乐交响思维的作品,大家一听都觉得耳目一新、时代感强烈。

国庆阅兵庆典进行中,李旭昊创作的《钢铁洪流进行曲》、郭思达创作的《东方浩荡进行曲》、娜拉创作的《冲上云霄》和李婵创作的《蓝色征程》等作品在现场演奏时,装甲车辆开进和军机掠过的场景,令现场观众感受到势不可挡的强烈震撼视听效果。我认为此次阅兵是重塑现代化中国军队的全面展示,体现了威武之师、文明之师、和平之师的雄壮气概。

回看国庆阅兵行进画面时,我被那飘扬着鲜红战旗、势不可挡的坦克方阵铁甲轰鸣着伴随《钢铁洪流进行曲》节拍行进的画面所震撼。

看着威武之师驶过天安门,说句发自肺腑的话:作为总指挥的我,总算松了口气!我为所有参加这次阅兵联合军乐团的官兵们道一声感谢,谢谢你们付出的辛苦!

本报记者赵树宴整理

致敬方队“藏二代”

★喻李中国公安大学学员

我是名副其实的“藏二代”,因为我父亲是一名曾在西藏工作了23年的军人,从小我就切身感受到祖国的强大和温暖与西藏军人的责任和荣光。

10月1日11点半,未满20岁的我作为数百名致敬方队的一员,穿着帅气整洁的白色短袖衫和长裤礼服,手执2.4米长旗杆的红旗平举过头顶,用庄严从容的齐步,顺利平稳地走过天安门城楼,为我们团队这几个月的刻苦努力训练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。当轻松走到休息区那瞬间,周围人群的掌声、鲜花和赞誉,让我百感交集、热泪盈眶,这几个月训练的点点滴滴又历历在目……

北京的夏天酷暑难耐,训练场地面温度更是足以烤熟鸡蛋。几天下来,我被晒得漆黑,还开始脱皮,昔日警容镜里那个熟悉的“小鲜肉”不翼而飞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满脸憔悴、全身黝黑的大叔。不过,黑是黑,但有性格!那段时间,我没敢跟父母聊这些,生怕远在家乡的他们为我担心难过。

工夫不负有心人,我们的训练日渐熟练。之前几次彩排,央视记者来探班,对我们进行了跟踪采访。第二天,父亲的微信朋友圈总会晒出我在阅兵队列中的视频截图。那一刻,他一定以我这个儿子为荣为傲!

朗格尼玛整理

蓝盔将士再出发

★张冰鉴维和部队方队队员

10月1日的北京长安街,我站在维和部队方队的正中央,心潮澎湃,豪情万丈。当我们蓝色贝雷帽组成的和平方阵以铿锵豪迈的姿态、排山倒海的气势正步走过天安门广场,接受祖国和人民检阅、惊艳全世界的时候,我感觉无比幸福、无上荣光。在新中国70华诞这个神圣时刻,维和部队方队在阅兵分列式上步履铿锵的雄壮气势,是给祖国母亲最好的献礼:中国维和军人忠诚勇敢,不辱使命!

作为一名维和军人,我生长在和平的中国,守卫着世界的和平。2018年,我赴苏丹达尔富尔执行维和任务,那段日子,是同烈日风沙搏斗的日子,是与疾病危险相伴的日子。一次执行抢修补给运输道路任务,官兵们一连十几天留宿荒野,蚊虫叮咬,枪声为伴。在这种困难的环境下,我们经受住了考验,一次次用中国速度和中国质量赢得了联合国和苏丹人民的赞誉。

从维和战场到阅兵训练场,艰苦卓绝的训练对于我是又一次洗礼。训练中,我咬紧牙关,把磨难当磨砺,把辛苦酿甘甜;汗透衣裳,我挑战自我,褪去所有软弱,战胜所有伤痛。我用千万次重复、千万滴汗水,把自己打磨成最好的样子,只为了向祖国母亲献礼。

当维和方阵走过的时候,道路两边的观众用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和掌声给予我们鼓舞和肯定,他们用高高举起的大拇指为维和军人点赞。这一刻,我感觉再多的辛苦和付出都是值得的。

王淏田整理

代表家乡来献礼

★贾发刚空降兵战车方队羌族队员

作为空降兵战车方队的一名上士,当和我们的战车一起通过天安门接受检阅的那一刻,我感到无上荣光。我为自己是一名中国军人而自豪,为祖国的繁荣昌盛而骄傲。

我与部队有着一份特殊的情缘。2008年“5·12”汶川大地震时,我还在读小学。就是那时,我第一次见到了印着“八一”五角星的直升机。虽然当时的我不知道直升机上是什么样的一群人,也再没见过那支小分队,但“八一”五角星却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脑海里。直到2015年,我报名参军,戴上了印有五角星的军帽,也自豪地成为那个群体的一员。

来到空降兵,我成了一名炮兵瞄准手,日复一日地在训练场上摸爬滚打,人越来越黑,眼睛却越来越亮,还因为表现优异被选为副班长。在我心里,最自豪的莫过于这些年上高原、赴戈壁执行演训任务,每到一个地方,都会乘着“伞花”翱翔天空。跳伞是空降兵的基本技能,我喜欢从高空凌空一跃的感觉。

我参加过两次阅兵:第一次是沙场点兵,我以一名军人的身份接受检阅;这次参阅正值共和国70岁生日,我除了是一名军人外,还代表着村里的父老乡亲,为家乡翻天覆地的发展成就,向祖国感恩献礼。

叶晓楠、王帅整理

敬礼娃娃再敬礼

★郎铮四川绵阳某中学初三学生

也许您注意到了,在今年70周年国庆庆典中,缓缓驶过天安门城楼的“众志成城”彩车方队上,有一个高高瘦瘦、穿深蓝底色羌绣素材民族服装、左手捧一束鲜花、右手敬少先队礼的阳光少年,那轮廓和气质,有些似曾相识——是的,那就是我,郎铮。

也许人们对我的印象和记忆依旧停留在11年前“5·12”地震时,我被几位解放军叔叔从废墟救出放在担架上,竭尽全力艰难地向他们敬礼的那瞬间。从此,“敬礼娃娃”便成了我的代名词。

今年夏天,我有幸受邀参加国庆庆典,被安排在了代表四川新生崛起的“众志成城”彩车方队中,我激动得几天都没睡好!环视身边,都是一群德高望重的英模代表、老革命、专家教授和全国道德模范,其中有不少还是我久仰的人物,就我这么一个资历尚浅的小娃娃,因此最初我还挺拘谨。但这些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哥哥姐姐都很喜欢我,经常微笑着鼓励我,说我代表了“00后”青少年的勇敢、乐观和朝气。

终于到了国庆那天那庄严时刻,11时58分,当我们彩车方阵徐徐经过天安门城楼那一瞬间,我面带微笑,饱含热泪,内心激昂澎湃,庄严地举起右手,向伟大的祖国和人民敬了一个礼!

黄自宏整理

一次艰难的抉择

★欧阳国庆群众联欢晚会参与者

期盼已久的时刻终于到来。10月1日晚,当西单电报大楼大钟的指针指向8点时,群众联欢晚会在升空焰火的照耀下拉开了帷幕。天安门广场沸腾了,万人高喊的“祖国万岁”响彻云宵。

跳了近30年舞蹈的我,一接到要参加70周年国庆群众联欢晚会的消息时,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我们要学的是一支新舞,好在队员们有基础,起步、跳跃、旋转等动作很快熟悉了。等到了第一次合练,乐曲却不是排练时的曲子,大家的舞姿节奏合不上拍,显得凌乱不齐。回来后,大家继续排练直到满意。

可是新的问题又出现了,上级通知所有队员,在庆祝活动当天要减员6人。大家此刻都默不作声,早在训练前就查出乳腺癌的施珍姐首先表态:“我可以不去,我身体不好。”我只好点名让跳得不够熟练的6名队员退出。我清楚,包括自己在内,谁都不想放弃一生中难得的机会。经过多次商量后上级决定,在最后一次合练中,体力、节拍、精神状态达不到要求的队员必须下。在以后训练中,队员们训练更加刻苦,谁也不想“掉队”。9月30日的最后关头,队员们力推施珍姐上,同时大声说“我可以下!”“我也可以下!”……场面甚是感人,出乎我的意料。这种团队意识、大局意识在关键时刻充分展示了出来,留下了队员们友爱、团结和包容的美好记忆。

本报记者赵树宴整理
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违规举报